广州吃货攻略联盟

在南头 | 住进深圳城中村

混日子2022-07-31 16:01:24

#你好,我是李4

        你好,我是李4,一个产品设计专业学生、社区设计和社区营造学习者、调酒学徒……正在南头古城社区进行社区设计和社区营造的探究。为了找寻出南头居民的真实需求,做出贴合生活的设计,融入南头的生活、让自己也成为南头人是我的第一步。因此,我搬到了这里居住。

        目前我正在进行的项目有:关于社区阅读氛围营造的“book X”,会定期举行主题性社区朗读分享活动“念念”;关于社区在地商业活化、创新的“客家黄酒计划”。(关注本公众号,在【虫洞】菜单可以了解更多。)


#关于《在南头》

        多年前看过平面设计大师松永真先生的展览《半径三米》,深受启发。世界不用大,“半径三米”足矣,因为“设计”来自于对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细节的收集。既然是以“设计”作为解决问题的主要手段,那南头居民的真实生活到底是怎样的?

        带着这个问题,我开始了《在南头》的生活记录。从我搬进来的那一刻起,记录我在南头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所发生的故事……

        可以理解为,我在南头的生活就是一场实验,而《在南头》就是实验日志。所以你不要指望它会有什么扣人心弦的情节或是华丽的修辞。它不是文学小说,也不是优美散文,只是一些生活琐碎的记录。




# 20180327

        今天是我搬到南头的第一天。 今天搬完东西过来之后就马上出门忙别的事情了。 现在,22时05分,回到家,面对着一堆的纸箱、打包袋子、散架的床⋯⋯还没有热水器的房子,也满足不了我想先洗个舒服的热水澡再慢慢开始收拾的愿望。 注定今晚会是一个艰巨的夜晚。 


        我东西很多,但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对象是我从旧家里带来的一支树枝。 这种感情,就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里昂对他盆栽的感情那样吧⋯⋯无论我去到哪,只要这个树枝往那一摆,那就是家。 


        从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单曲循环着Hyukoh的《I Have No Hometown》。 一个人走在陌生的黑巷子里,这里的人和事,都还与我无关。 日常的孤独被放大,新环境里的孤独,需要多少时间来寻找归属感呢? 


        Anyhow, the new life begins.


# 20180328 

        刚刚下楼吃午饭,发现了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在一家湘菜蒸菜馆隔壁有一家南小碗蒸菜馆。都进去看了一下,两边菜式其实差不多,南小碗的更“精致”一些,价格也会高一两块,导致两边是完全不同的用餐人群。湘菜蒸菜馆顾客大多是做苦力活的中年大叔,而南小碗那边则是穿戴整洁的白领居多。那时是12点40分左右,湘菜蒸菜馆这边的顾客大多已经用餐完毕,店里座位比较空。而南小碗那边还坐得比较满。我决定今天先到湘菜馆试试。点完菜进去吃饭的时候,感受到有不少惊奇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吃了饭去买扫把地拖等日用品。在楼下一家五金杂货店问了店里的拖把有无替换把头售卖,老板娘告诉我,一般不会有人买替换头,因为一个地拖头还没用坏就又搬家不要了。还有鸡毛毯子居然缺货,下午才能到货。看来这里人口流动性非常大,而且最近很多人搬进来,需要打扫工具。


# 20180329 

        现在是3点53分。是的,我还没睡。因此听到了鸡啼⋯⋯


#20180330 

        10:06,刚在一家只有两张桌子的早餐店吃了早餐。两张桌子坐了五个人。一碗豆浆,一个春卷,五元。豆浆很大一碗,店家自己做的。春卷是红萝卜土豆丝馅的,放了一早上皮还很脆,味道不错。店里刚好有位大哥,老板娘说他每天都买这个春卷。


        小店两个人经营,店名叫闽台早餐店。老板娘福建人,搬过来一年左右,之前在长兴街开店,因为生意不好所以搬迁。她反映这边租房很贵,单房一千多她很难承受。问及她现在的生意状况,她说因为店面小,生意也一般,但又没有能力租下更大的店面经营。


# 20180331 

        刚刚点了在南头的第一份外卖。在家收拾东西的一天⋯⋯中途睡了过去,醒来天已经黑了。收拾东西真是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体力还有耐心啊。 

        中午的时候出去了一下,今天周末,古城里热闹了不少。


        但感觉是这里居民出来活动多一些,因为很多菜档、肉档、海鲜店都忙活了起来。一条鱼跳了出来也没有人有空去抓。

  

        因为之前跟九叔茶餐厅的老板聊过帮他做方案的事情,他希望我可以帮他提高一下肠粉的销量。但那天吃过他家的肠粉实在没有值得推荐的地方。也不是说难吃,但也没有很好吃,就很一般。后来又忙别的事情,就一直没有去回访。拖了一下之后,又开始觉得难为情了,本来也不是很会跟人打交道⋯⋯以至于现在每次经过那里,都觉得很不好意思,都不敢直视,更不敢上前打招呼,心里很是愧疚。今天中午出门,下定决心要过去跟叔叔好好解释,好好聊聊,结果他又没开门。哎⋯⋯一定要克服这件事啊!


# 20180401 

        四月第一天,莫名有点颓⋯⋯但值得高兴的是,终于把家里的热水器安好了!终于可以畅快地洗个热水澡了! 今天下午去旧货店买热水器。同等大小、新旧程度以及质量的热水器,在主街的旧货店价格要比小巷的旧货店价格高50左右。 

        今天午饭吃得比较晚,所以还没吃晚饭。23:56,我刚洗完澡,准备下去体验一下南头的宵夜生活。


# 20180402 

        出来吃夜宵。不知是不是时间太晚,并没有我想像中的热闹。中山南街这条街夜宵档大多聚在南门这边。有麻辣烫一,糖水舖一,炒粉二,四川凉拌菜二,烧烤档一,臭豆腐一,还有一个煎豆腐和土豆的小摊。都不是很健康⋯⋯ 


        其中生意最好的是烧烤摊,这个烧烤摊同时也炒粉,在店外摆了十来张桌子,能有过半的上桌率。但除了我以外,都是三三两两的大哥们在喝啤酒聊天。


        我原本以为会像老家的夜宵街一样有粥之类的,我可以买个粥配点凉菜吃。结果没有。跑到电白鸭粥店,他们要打烊了,给我打包了最后一碗鸭血粥,却没有勺子给我。一吃,凉的。或许它热的时候很好吃吧,但凉掉的鸭血粥,带点腥,滋味真的不是很好⋯⋯以我的食量,一碗粥加点凉菜很够了,但为了坐外面的烧烤档桌椅,我又点了些烧烤。


        有一个二十六七左右的女人跑过来问我粥在哪里买,我告诉她在电白鸭粥,但我买的是最后一碗,它已经打烊了。她听了,「哦」了一声,什么都没买就走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想喝点粥。但我想喝热的新鲜的粥啊!

        我坐了大半个小时。期间,有两对衣著整齐的年轻人过来买烧烤和凉菜,分别是两个女生和一对情侣。他们都是打包走。有一个城管走过。烧烤档送出了两份外卖。煎豆腐土豆摊没做成一单生意。 

        有两家四川凉拌菜,一家在烧烤店的炒粉摊旁边,一家在烧烤店对面。在烧烤店旁边的那家在这期间也没人光顾,在00:44收档走人了。我买的也是烧烤店对面那家,当时觉得方便而且这家灯光更明亮。味道还可以,牛肉很好吃,但莲藕有点不是很新鲜。我买的时候问凉菜老板几点收档,他说十一二点的时候吧。但那时已经十二点多了,他又改口说是一点这样子吧。直到我走的时候,他还在营业。


        除了几家宵夜店聚集的那一片,街道的其他地方都静悄悄的。


        00:57,我吃完夜宵回去,经过楼下麻将房,大门紧闭,但麻将声就像门缝挡不住的光线一样,丝丝索索地漏了出来。而且我发现,就连诊所里面,都有一张电动麻将桌。 

        深双撤展之后,城管数量减少,对居民的约束放松。于是,很多小孩开始在报德广场的两栋建筑B2和B4的栏杆上攀爬,然后跳下,并抓起台阶上面松动的石子砖块扔掷。我看著是触目惊心。难道他们都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吗?他们的家长都不会担心然后跟他们讲清楚危害之处吗?我知道小孩都有贪玩的天性,而这个社区确实又是太缺乏儿童友好的玩乐场所了。所以我可以做点什么呢⋯⋯

        更让我诧异的是,我屡次见到有小孩在广场周边随地小便,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真的,难以置信。在二十一世纪,在深圳,在深圳的南山区,在这样一个文明的时代和一个现代的都市环境里,为什么还会有小孩当街随地小便?到底是家长本身没有这样的教育意识?还是家长有意识但没有正确引导?还是社区公厕设施太不完善?⋯⋯


#一周小结

        在南头的第一周。信息量太大,暂时留意并记录下来的东西还比较琐碎,不成系统。需要更长期的观察和记录以及整理有效信息。




就我观察到的社区问题,如果你有任何建议或是好的解决方案,欢迎找我探讨交流~

如果你对我的项目感兴趣,欢迎和我聊一聊~(备注写一下喔)

Copyright © 广州吃货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