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吃货攻略联盟

走进中国油画第一村——大芬:为小说《繁华落尽》创作深圳实地采风

阳新风情2022-08-01 13:03:59

领略阳新风土人情  纵览天下舆情风云


 敬请关注 阳新风情 你的关注 我的动力 

雄伟靓丽的深圳北站


记得上一次来深圳大约是1999年,算来已经近二十年了。

这次本来想趁着《白鹿原》热播直奔关中去看看陈忠实先生笔下真实的原,同时也凭吊一下老先生,可不知是怎么了,我竟鬼使神差来了深圳,一到深圳还没休息好就一路找到了大芬——这个声名远播的中国油画第一村。

其实想来大芬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早在我的长篇小说《繁华落尽》还没有完成第一稿的时候,小说故事情节设置涉及到了九十年代的大芬村,可是尽管那时我来过几次深圳,但没有到过大芬,于是,有关这一块的情节推演就搁浅在那里,我想,有朝一日我还是去大芬看看吧。

沧海桑田,时光荏苒,这种念头就这样一直在脑海中不曾淡去。直到今年,我想把小说彻底完工,到深圳去大芬村的欲念又在心底泛起。或许,一个人遇到什么人或是什么事亦或是到什么地方在冥冥之中是有定数的吧,于是,就有了这次的深圳之行。


闭门造车出不了好作品


其实,我在九十年代来深圳时,根本就不知道龙华有个大芬村。关注大芬村是2000年后的事情,通过网络我才知道了这个天下闻名的油画村。有关大芬的网络资料我也看了很多,在写作《繁华落尽》过程中,我好几次想把有关以大芬为社会背景的故事情节一鼓作气的写完,可始终觉得难以为继,或许网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当今社会,纸质阅读渐行渐远,电子浏览蔚然成风,严肃文学日渐式微,而网络上的穿越玄幻耽美同人等类型小说大行其道。有些网络写手动不动日更万字,一部小说随便可以写成超过百万的煌煌巨著,这种功夫我无法望其项背,这其中的水准我也实是不敢恭维!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青,你的知识结构生活阅历社会经验非常的有限,作品的深度和容量以及艺术的生命力都是无法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所以,有人把这类泡沫文字和注水作品斥之为快餐文学或是垃圾文学。当然,这种说词未免有失偏颇,说句公道话,在中国现阶段的百万写手大军中,应是个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群体,这里面肯定也是藏龙卧虎不乏天才,每年总有那么几部好的网络小说被慧眼识珠的导演或是编剧相中,改编后拍成电视剧,像《花千骨》《芈月传》和《甄嬛传》等,都是网络小说中的精品。

但这些精品小说和充斥网络的千万网络小说相比,所占比例极小。许多网络写手写作的动机是什么呢?有的人说,他看多了就想写;有的人看到别人赚钱了,他也想写;当然,这里面也不乏有把写作当成事业和追求的写手。但无论是何种动机,我觉得应该明白一点:写作是件艰苦的事情,写作是件严肃的事情。并不是,你平常不读书不看报,突然心血来潮呆在家里闭门造车胡编乱造就能写出好作品的。


好作品总与作家生命脉动息息相通


好作品都是以质取胜,有的作家一生就写了一部小说,像美国的玛格丽特·米切尔,以一部《飘》奠定了在世界文学的地位。而陈忠实一生也只写了一部长篇小说《白鹿原》,老先生的这部枕棺之作也成了不朽名著。像这样一生以一部作品蜚声文坛的例子在中外文学史上还有很多。

我总以为,一部伟大作品的诞生,总是有着许多必然和偶然的因素。有些人具备写作的天赋,若后天时运不济,未必能写出好作品;有些人,人生阅历丰富后天努力非常,但文笔平平叙事无力。文学巨匠虽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分子,但究其人生总是与常人有迥异之处。

“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这段话列举的都是古人身处逆境人生失意时皆有发愤之大作。还有一句话说:悲愤出诗人,和上面这段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学本是人学,文学承载苦难抒发心灵的同时焕发了它最大的魅力体现了它的不凡价值,文学精品也往往和一个的人生经历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雪》,甫一登出便惊世骇俗,,可终究没有得逞。那种在长期征战四方的革命生涯中锤炼出来的浪漫豪情和冲天霸气岂是宵小之辈可以复制的?

有道是经历就是财富,对于文学家来说,这句话实在是太精妙了。试想,有哪一部作品可以脱离生活而成为名著的,那无异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终将枯涸而死没有持久生命力的平庸之作。

托尔斯泰的巨著《战争与和平》,我想大家都不陌生,如果托翁本人年轻时,没有在在高加索军队中服役(1851~1854年),后来又参加克里米亚战争(1854~1855年),那么他又如何得到准确真实反映上流社会的腐化,和纵横捭阖描绘战争场面的天然第一手素材呢?

许多优秀作品中,即便不是自传体,但总能看到作者自己的影子。艾芜早年曾被土匪绑架过几个月,后来,他笔下的土匪、强盗和小偷总是那样鲜灵活现;《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如若不是生在官宦之家,又如何能写得出阳春白雪的《石头记》呢?


体验生活是收集素材的最好途径


如果,没有丰富的经历,你当然可以查阅相关资料或是史实,写作除了才情,难的就是收集素材。陈忠实写《白鹿原 》由于历史久远,他翻阅了蓝田及周边县市的县志,并在老家乡村调查走访了许多乡民,足足准备了两年;路遥写《平凡的世界》浏览了1975——1985年陕西省的日报,让前去看望他的贾平凹大为感慨。

但收集素材最好的途径就是自行体验生活,如果体验得当,这会成为后发优势,弥补你先天人生经历和感悟的不足。像柳青写《创业史》,在关中的终南山下生活了十几年。他为了写农村妇女骂人,把水故意泼到一个生性泼辣的妇女晾晒的棉被上,然后,等她骂起来时,却拿笔和纸记录她的神态语言和举止。路遥写《平凡的世界》住到了煤矿里,和煤矿工人一起下井,为的是写好孙少平在煤矿的工作和生活等故事情节。比如,路遥有过去延安揽工市场寻找自己的弟弟王乐天的经历,这在小说中写到田晓霞去黄原的工地找孙少平时派上了用场。前几年,在网上看到湖北一个老师出身的女作家董明侠为了写小说女主人公在北京当保姆的一段经历,她一不做二不休,真的跑到北京去应聘当了保姆。因为作者自己没有当过保姆,不这样她根本就写不下去。

有些作家也很聪明,不熟悉的东西,他从不去碰触,否则就像拍电影一样会穿帮和露馅。但这种机巧手段不能用得过多,因为读者在你的作品看不到生活的底色作衬托,这样的作品往往让人觉得华而不实,没有厚重感。

俄国作家屠格涅夫是一个做好笔记再写小说的人,他建立的素材库中,有许多生活琐事、性格特征及叙事状物的描绘等,他甚至可等二十年后再拿出来用。

就说我本人,我已经在酝酿另一部小说,在日常生活中就注意观察事物和体悟生活,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就是日后写作的素材。而我的第一部小说是建立在写了十几年日记的基础之上。


大芬采风,让小说的文字更接地气


在长篇小说《繁华落尽》中,涉及到大芬村情节估计五千字左右,如果我不来大芬,可能就是在网上查阅点有关资料,再凭自己的艺术构思完成创作。但一部作品要打动人,除了好的艺术构思外,更要有艺术的真实,所谓情节可以虚构,细节却要真实,细节的真实是构建艺术真实的基础。否则,读者无法进入你创造的小说世界和作品及人物产生共鸣。

来大芬,只为了小说的文字能更接地气,只为小说变得更好看更能打动人。常言道,百闻不如一见,真实的大芬和我之前想象的大芬真的是不一样,它们二者都会影响我笔下的大芬,影响我的情节构建,甚至会改变整个小说的某个脉络走向。

来到大芬,总算不虚此行,那依然陈旧的老围,比邻而立的洪邬两姓宗祠,村口的大榕树,及那条女性化的街巷——丽芬巷,还有爽滑可口的石磨肠粉,似乎它们是在等待我的到来,因为它们依然没有褪去往日的妆容,依然保留着九十年代的味道。大芬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大芬的街巷村落鸟鸣虫叫,那满眼整街的油画画廊,那浸淫到骨子里的艺术气息,那弥漫在村子里万种风情,甚至混合在空气中的每一种气味,亦或是飘荡在阳光下的每一颗尘埃,以及灼热的阳光蒸烤在身上的那种温度,总之一切的一切它都能变成文字,成为小说中一个美丽的意境,一处有质感的细节。


从这个巨幅广告牌上可以看到大芬由一个客家人小村落演变成闻名世界的油画村的传奇历史


大芬村油画村的开山鼻祖黄江先生


批量生产的油画


画画的大姐对我拍照并不介意,我进入室内和她交流了一下


大芬村游于艺油画体验馆


浓浓的艺术氛围


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


充满诗情画意的空间


和我同为七十年代出生的画家杨永智,如今居住在广州从化的雷鸣山上,远离尘世的喧嚣或许是为了更好的创作


一位在外晾画的商家


.画家正在喝茶,我没有惊扰


民以食为天,在遍布画商和画家的大芬村,像这样的店很少见但不能没有,老板说他是湖北荆州人


像这样杂乱的角落在大芬也很少见,可能这个地方是易主了,也可能是要旧貌换新颜



风景油画


专营画框的商家


不修边幅的画家说不能拍照,便拍了个侧影


中国山水画


大芬老围正是我要寻访的旧日容貌和历史痕迹


宁静祥和的村容街貌


画商正在打理店面


一个摆满以马为题材的油画店面


油画批发画框制作美术用具销售形成了产业链


这幅画是不是昔日的大芬村呢


这是一幅老街写生油画,我开始以为这就是以前大芬村的样子,进店问了一位画家后,才得知这是他在别的地方写生而成


春水碧于天,画舫听雨眠,这是一个让人产生诗意联想的店名


人物油画


微喷其实就是高清仿真,和手工油画比,制作成本低廉,效率高


一位正在画画的画家


大芬村办公楼前留影


油画街一角


大芬美术馆留影


大芬美术馆,修建于2007年,目前是深圳占地面积最大的美术馆


装裱国画和书法


一家画店,画师正在作画


作画的老画师,他手里拿的是一张照片,现代摄影有时取代了采风写生



小屁孩说,画画不能拍照的,我说,拍你总可以吧


这是一家室内设计公司,资源整合,处在油画产业链的高端


大芬村口那尊硕大的画笔雕塑


不经意走在村巷里的,说不定是一个有着艺术才情的画家


宁静的油画村和其他商业街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油画街一角


远处的黄江油画楼,黄江,是谈论大芬绕不开的名字


村巷里,随处可见的作画的画家、画师和画工


赤膊上阵的老者,正在泼墨挥毫:家和万事兴


店主在作画中


油画村一隅


贴在墙上的大芬特色美食广告,会不会出现在我的小说中,值得期待


女店主从肤色上看不像广东土著,没有典型的岭南人那种黢黑皮肤,应该是客家人,看了她的营业执照,姓林,本想拍张照片由于光线太暗就作罢了


这就是大芬特色美食石磨肠粉


随处可见的画框制作工坊


画店一角


阿海制作室


晾在院子里的画作


院内院外都是画


黄江油画艺术广场


看上去很有艺术情调


画廊主人正在整理油画

.

琳琅满目的牌匾


村巷里悠然作画的画师


一家画廊


临街的画廊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老旧的房子被我拍到了


换个角度拍一张


左边是洪氏宗祠:敦煌世泽,兰桂腾芳,右边是邬氏宗祠:颖川世泽,鹿步家声,像这样两个不同姓氏的宗祠比邻而立,这在全国来说还真的不多见,在今天大芬村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古旧建筑,估计被当作文物保护了起来


大芬广场一角


琳琅满目的广告招牌,无一不关乎艺术,无一不关乎画


丑鬼油画,一个搞怪的店名


油画街一角


美术培训在这里也应运而生


原创在这里显得弥足珍贵

.

画室施展不开,干脆在广场上忙活起来


转了很长时间,看到一家专营唐卡的店面,唐卡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的绘画艺术形式


巷子里的一角


女画师一枚,正在画画,未敢过多的惊扰


国画专营店



其实大芬更多是这种高端大气的店面,但我拍得很少,专门钻到小巷去了,我只是想寻找更多的属于九十年代的记忆和痕迹


看不懂的抽像画


终于实现了游大芬的多年愿望,有点小激动


油画批发市场一角


凤荣艺术馆


油画街一角,美女也拍进来了


高清喷绘在制作高仿真油画,这对油画市场是个不小的冲击,许多画师画家因此搬离了油画村


静物油画


问画街,这名字起得有点意思


.后记:作家与作品

深圳北站附近留影


个人简历,七十年代生人,湖北阳新人,现居温州。汉语言文学本科,做过中学语文历史老师,著有长篇小说三部曲。除了写作,爱好唱歌及书法,艺术总是相通的。成名成家固然好,即便不能,初衷不改。

说到我的小说《繁华落尽》,我想在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它到底是一部怎样的小说。

首先,小说的题目,我自构思之日起就开始给小说命名,像《生命如歌》、《明天你不否会想起》、《长河之恋》、《雪满归途》等,没有哪一个题目让我感到满意。而用《繁华落尽》源于刘禹锡的一首诗:

      九陌逢君又别离,行云别鹤本无期。

  望嵩楼上忽相见,看过花开花落时。

  繁花落尽君辞去,绿草垂杨引征路。

  东道诸侯皆故人,留连必是多情处。

其实即便是这样一个题目,网络上早已被人用滥,我总是在想一个能和小说主题契合,哪怕是一丝半点,而别人没有用过的题目,可十几年过去,我还是一无所获。管他呢,先用着再说吧。不能说小说差不多写连个名都没有起,就像一个人十八岁成年了没有大号一样。

读者朋友如果有更好的名字,你们可以在文章后面给我留言。就像《平凡的世界》最初叫《普通人的道路》,后来是在一位编辑的建议下改成了《平凡的世界》。

其次,小说有四十多万字,主要讲述了九十年代兴川县城乡一群有志青年,他们的理想抱负青春事业及爱情等,小说以兴泉河岸边上官致远赖天阳等人的人生奋斗经历为主线,以九十年代的兴川县城乡为背景,华美人生肇始悲情故事上演,他们的青春年华如同滚滚的兴泉之水,一去不复回。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打工潮的涌起,小说涉及到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这就是我要来深圳采风的缘由。

小说写成第一稿后,曾为了试水,以《碧水东流》为书名上传了五万字到榕树下网站,后来因怕盗版,没有继续上传。现在正在进行第二稿的修改,近期即可成型。(原创文章,侵权必究)


Copyright © 广州吃货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