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吃货攻略联盟

女孩子用自己身体换旅行到底值不值?看这些惊人答案!

驴行小报2022-08-01 10:09:31

知乎上,有一位女网友问了这么个问题: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升华,外出旅游成为了国人热衷的休闲方式,数据统计2014年1-9月旅游日均搜索指数为157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23%,十一长假旅游最旺。

但是随着旅游业的升温,一些年轻的女孩子由于没有步入社会缺少物质支撑(富二代除外),采取了用自己身体换取旅行的方式。一些旅行类APP软件,也为这种交换提供了平台。经常能在一些旅行类社交网站上看到,看到一些中年男子,上传自己的豪车照片,说自驾去哪旅行,旅途中缺一妹子的约伴贴。

社会在进步,但是很多年轻女孩的人生观、价值观却在退步。那么问题来了,这种用身体换取旅行的方式到底值不值?


来看看各路大神们的回答吧


@Husky汪汪 健身(最爱练腿) 英语爱好者

1916 人赞同

题主要是女的就继续看。

哈哈哈,题主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不是自己正在犹豫,要不要像你说的这些女孩一样和这些土豪们出去旅行,不但省了银子,看了美景,就连啪啪啪爽到的也是自己呀!何乐不为呢?

可是题主不知你看见过没有,高校里有得是长的漂亮身材又好但家庭条件不好的姑娘,她们在努力做家教赚钱,课余时间打工,拼命学习拿奖学金。我相信她们中的好多人可以从土豪那里得到比这更多的“回报”,可是她们没有。甚至有的正经历着你想像不到的苦难,而这苦难只需用自己的身体和土豪交换就可以解决,可是她们没有。

想想初中物理中学过的,省力不省距离,省距离不省力。这世间哪有一劳永逸的事,而有些代价是不能付出的。

什么叫价值观的退步?那也能称为退步吗?她们原本就是那样的价值观好么!

读书又少,生活又放荡,还自以为这是互联网时代时尚的生活。这样你即使足迹遍布世界,看尽了美景又有什么用?不自律的人,怎么会感受到自由。

姑娘,这种问题不要问了,别人帮不了你,也解决不了你这又当又立的心理问题。

你可以骂我这个屌丝没见识,甚至可以来打我,但是还是送给你一段话,祝你生活幸福。

我想一个人的尊严,并不在于他能赚多少钱,或获得了什么社会地位,而在于能不能发挥他的专长,过有意义的生活。一百个人不能都做同样的事,各有不同的生活方式。生活虽不同,可是发挥自己的天分与专长,并使自己陶醉在这种喜悦之中,与社会大众共享,在奉献中,领悟出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是现代人普遍期望的。




@曾不才

431 人赞同

只说一点,这种生活,只要一开个头你就很难停下来。

据说酒店的小姐年收入在四五十万以上。四五十万是什么概念?一线城市正处级干部除掉灰色收入,也未必能达到这个水平吧?企业中高层管理者平均来讲也就是这样吧?成为正处级干部和企业中高管要做多少业绩,读多少书,经历多少考试,还要熬多少年?可是你只是出卖肉体,马上就获得了跟他们等量齐观甚至远远超出的收入了。

没办法,性确实是稀缺资源,极品的性更是如此。那些身材外貌百里挑一的,交易一次赚的钱就抵得上一个一线小白领一个月的收入。出卖肉体无疑比当官和做高管还要暴利。

这么容易赚的钱,你一开始赚了,停得下来吗?那些女孩子连肉体都可以出卖,就是为了提前用青春去兑换穷奢极欲的生活:名牌包,衣服,化妆品,豪车,度假……不出卖肉体,不傍大款,以95%以上的30岁以下女生的个人收入,都不可能享受这一切。所以,只要一停下来,你的生活就像从正处级干部一下跌到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但最可怕的还不是收入上的巨大落差,而是一旦习惯了赚快钱,你就很难忍受正常白领工作的那种奋斗的艰辛了。

我有一个在大学做兼职模特的朋友。她大学时就跟我说:“现在赚钱真的好容易,我很怕毕业后没法沉下心做那种月薪3000块以下的工作。”要知道大学那种干净的只是做兼职模特的女生,月收入再多也不会超过一万。跟高级小姐的收入那是有天壤之别,她们都担心适应社会的问题,高级小姐就更不用说了。

可是,你的美貌是最快凋零的东西。事实上,哪怕在它凋零以前,你能用它兑换到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少。因为男人只要不缺金钱,40岁能买到的东西,50岁也照样买得到。而这世上永远不缺年轻貌美的姑娘。这是一场金钱和青春的交易,而不是你和老男人的交易,要搞清楚这个。

无论对于男人女人而言,通过双手努力挣得养活自己的一切,知道一切来之不易都是重要的的经历,是不可或缺的一课。因为这个世界并不宠爱你,相反它很残酷,尤其是在你人老珠黄的时候。




@淺野早苗 小米科技·产品经理·INTJ·智性恋

315 人赞同

知乎真是越发不像话了。

之前看到这个问题,觉得没什么建设性,以为会被关闭,一哂而过,结果最近又频繁地在 Timeline 看到,进来一瞧,呼。500 多回答、1000 多关注。

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知道,回答一个问题就会自动关注这个问题,所以真正关注这个问题的人,有同样疑惑的人,并不多,何况他们大多数匿名。

这种情况常常出现,大抵这同一类型的问题都可以给予同一类型的回答……

它们简直可以互相交换回答了。

大多数的人,都只是简短无比、扬着大棒或是……竹签,打一下题主完事。

是的,之后他们继续手握大棒或竹签、吹着口哨唱着歌、互相询问哪里有人、闹哄哄、急匆匆、人头攒动地涌向下一个地点。找到下一个价值观跑偏的题主,继续打上一遍完事。

这是没有用的。

我知道知乎会有很多年轻的大学生女孩子在看,或许就是你们这样说几种无足轻重的坏处,反而给了她们希望。

事实上,关注并且在意这个问题,想要寻找答案的人,首先起码要明白:

旅行、远方究竟是什么?

身体究竟是什么、是商品吗?

如果成为商品,它的界限在哪里?

用身体换旅行的同时、参与交换的还有什么?

如果你不选择用身体,还可以用什么?

我这个人,出息少、受的毁谤不少(不过每个人都是这样);认识的人不多、得到的感悟却常常一个人消化不了。

我记得初中时候我就开始一个人旅行了。

“自己旅行”是一派新天地。从此我不大承认童年去过的远地方。

我是吉林人,最先去了辽宁、哈尔滨,后来又去山东、天津、北京,就这样慢慢摸索着逐渐远行。

绝大多数都是一人行,因为父母没时间,同年龄的小伙伴多半要跟团,或者父母担心。我绝对不肯跟团,就孤身一人了,也并不意外。

一个人出去旅行,很容易融入在环境里,认识三教九流的人,和他们做朋友,听过很多好玩的故事,也是很有趣。这就和你们说一说。


故事1:

大一的时候,尝试过沙发游包邮省。从南京、上海、扬州、苏州、无锡、杭州到乌镇、同里,一路上都住在别人家里,联系合适的沙发主,自己在不影响对方生活质量的情况下借住。(沙发旅行呢,就是共享客厅的沙发,旅行者和家人同住而不必花钱,不过双方要先在网上聊好才行。)算是不花钱的 Airbnb 吧,感谢沙发客网。

在无锡的时候,我住在一个姐姐家里,她在南长街开小店,我叫她“老板娘”。我觉得开个小店很有意思,正好我又爱上了南长街,就常常去帮她。

每天清晨,我们起来,街路在茫茫白雾中慢慢苏醒、生动,我们泡一壶茶慢慢喝着。渐渐地,小贩的叫卖声起来了:有炸糖球的人、有卖豆花的人、有卖小笼包的人、有卖臭豆腐的人、有卖阳春面的人、有卖小馄饨的人。

老板娘慢慢和我熟稔起来,给我讲她在这里几年间的见闻,很多很多故事。后来就谈到了她之前招过的一个妹妹,小A。

小A也是出来旅行的大学生,学校也是个不错的学校。因为喜欢“辞职逃课去旅行”的感觉,以为真的可以“500块钱游览XXX”,就和朋友出来玩。

她们一不骑行,二不打工,没什么朋友接应,还住着客栈打着车。到底是不懂得舟车劳顿的花费,很快两个人盘缠用尽,都傻了。毕竟是逃课出来玩,不敢和家里说。朋友踌躇了再踌躇,打开微信,查找附近的人。问了好几个,求人家帮帮忙,对方一听,二话不说就开车来接。

小A到底没敢上车。她拉不住朋友反而挨了骂,只好回头找店铺打工,就这样认识了老板娘。老板娘给她吃的、带她回家住,她帮老板娘收货、卖货,做事干净利落又快又好。她在老板娘家住着,开始失魂落魄的,再后来又恢复了温柔淡漠。她和老板娘说,朋友和那个男的一起玩了好几天,那个男的是本地人云云。说他们两个去了好多景点、酒吧、点评上排名前几位的馆子。微博上开始有了朋友大长腿的照片,小A心里涌起了一阵苦楚,却不忍心苛责自己的朋友。

又过了几天,朋友来了信,问她要不要一起走。小A问她:“你有钱了吗?”朋友说,“没有。”

小A感到一种可怕的悲哀。“大抵已经没法再做朋友了吧”,她决定分道扬镳。

老板娘说,那天小A很难过,一直哭,她说是她让朋友走上了这条路。小A边哭边抽嗒嗒地说,万一以后每次出来玩她都这样可怎么办呢? 是吧,怎么办呢。大家沉默着。

老板娘说,现在这样的人太多了,大叔领着小姑娘。大叔在附近停好车,小姑娘进门就买买买,反正自己不花钱。多半通过一些社交软件认识,一起玩上几天,过后一拍两散。


故事2:

大二的时候,我去了更南些的地方,在经历了南海海岛上的的烈焰灼烧之后,整个人黑得像块炭。那时候还没有出行必涂防晒霜的说法,只觉得自己焦炭肤色酷酷的很美。当时沉浸在南方世界的夜生活里,打打边炉、喝酒划拳,都觉得很有意思。住在老同学的学校里:中山大学、深圳大学、各种珠海分校,过着吃完肠粉才开始一天的生活,偶尔去听些好玩的讲座,都觉得赚到。

后来我去了厦门,那个很文艺很小资的地方。

有一天我在鼓浪屿遇见一个乐队,主唱很帅,打鼓的人动作也潇洒,还有两个女孩子,漂漂亮亮的民族风服饰,坐在一边打着节拍。同行的厦门同学和我都觉得不错,反正也没事,就听了很久。晚上,同学回学校上课了,我一个人在酒吧街溜达,听到一家清吧的歌声很好听,于是走了进去听歌。

这时候旁边桌子两个女孩子叫我,我定睛细看,原来是之前那两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于是我们攀谈起来。她们问我的无非是多大了、在哪里上学、与何人同行这些,我妥善回复了之后,八卦之心大起,开始问她们的故事。

我问其中一个女孩子(权且称呼为小B),“你会唱歌吗?”,小B说,“不会”;我又问她,“你是打鼓的或者键盘?”,她摇摇头,说:“我不是乐队的人,我只是喜欢乐队。”。当时我沉迷于一些采访技巧,一股脑都用上了,于是她开始述说她的故事。

她第一次“爱上”乐手是一个下雨的傍晚。

中专毕业以后,她在老家做着毫无前途的工作。小镇的女孩子总会被逼相亲,因为生得美,行长的公子、百货公司的少东家,全都在父母的心间溜了一遍又一遍。25岁那年,父母终于给她选定了婆家,叫她嫁。她不从,劝说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她哭闹、自戕,全都没用,不吃不喝也无法动摇父母的心意。他们要代替她订这一门亲。她忍无可忍,又没什么人可以信任,只好自己逃了出来。

她去了个古镇,腊月里,一个女孩子,单薄的衣裳,心里飘着雪花。忽然下起雨,她来到一座桥下,这里有一群乐手唱着歌。她流着泪听《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越轻快、越悲凉。一曲又一曲,她已经不再有泪水,只有冰凉的脸颊、风干的泪痕。不知不觉间,已经坐在那里听了很久,听到街上没有行人。夜幕渐渐降临,乐队准备回巢。她突然感到一阵慌张。她还没找住处,她该去哪里呢?

乐手问她,要不要一起,她点点头答应了,从此就跟着乐队走南闯北。

她说,她小时候就想周游中国,去很多很多地方。她从前一直没有钱,也没有时间,父母更是决不允许她出门去“乱跑”。如今她跟着乐队,乐队在哪里她也在哪里。他们一起去过很多城市,在各种酒吧街、摇滚节、大学城出没。中国的小镇被她走遍了,她以前想不到自己会这么文艺而且具有浪漫细胞,而今天终于实现当初的愿望。

我感觉到十分新奇,却有种淡淡的哀伤和心痛。我问她打算以后怎么办,她说她要学打鼓,还学弹吉他。她喜欢乐队。她从未像此时此刻这样觉得觉得自由、安全。再也没有人逼迫她。父母的唠叨、媒人踏破门槛一张一合的嘴都像昨日的梦境一样遥远。

乐队唱完了十支歌,我也准备离开了,暗夜里我回看那间酒吧,五光十色、一闪一闪。

这些光点白天看不见。


故事3

(其实这不是故事)

我记得年初的时候,“搭车旅行”开始被炒热了,不再是自助旅行圈里人们所了解的一种旅行的方式,而成了一个人人皆知的概念。

以往大家觉得,飞机、火车、客车、自驾、包车、租车、骑行抑或是搭车,这些都只是交通方式的不同,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是旅行方式的不同、价值取向的不同、人生观的不同。选择不同出行方式的人之间差异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互相对对方有”夏虫不可以语冰“之感。

后来我去了一趟四川。彼时我已经抛弃了穷游的理念,我发觉时间才是一个人最珍贵的成本。确实也是那样。当时我从联想辞职,然后没有找工作,就直接跑去玩,也算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付出了不少机会成本。

四川最得我心意的甘孜州在青藏高原上,远离四川盆地,路远难行,海拔要到6000+,绝大多数地方不通火车,只有飞机和小面。不过本来嘛,甘孜州这种地方,大家一起包车玩实在最合适不过了。有了车省时省力,靠谱的向导带你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行程完全由游客自己决定。如果人多,不仅能降低被坑的风险,花费也会降到合理的范围。于是我就跑到“在外”上发了个帖子:

所幸这个平台上的人秉承的是科学的旅行观、正常的旅行观。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人慢慢恢复的、拾起的旅行观:量力而为、葆有初心。我想,不管是路上的人、抑或看着行者的我们,都应该明白:

旅行不该被赋予那么多沉重的意义,远超它承载能力之外的。

很多人乐见的是:网路上搭车旅行的女大学生、穷游的女大学生、坑蒙拐骗的女大学生。“旅行中的女大学生”简直被妖魔化得不行。老是有各种狗血的新闻爆出,故事的主角必定是个傻乎乎的女大学生。更多的人开始戴着有色眼镜审视企图搭车和穷游的女孩子,说她们用身体旅行,走一路睡一路。

这种事情是存在的吗?存在的。也许比我们想象中多、也许比我们想象中少。

那么大概穷人是没资格出来玩的吗?一定穷家富路才可以?也不尽然。

我们应该知道,大多数的人说没钱,就真的是没钱,不是舍不得,也不是挥霍在其他事上。

我曾经试图和搭车旅行的女孩子接触过,我询问她们当年我问过自己的问题:

一定要省这么一点点钱吗?几千块、几百块?

可不可以先赚钱再旅行?

在旅行中,你究竟想“发现”一个怎样的自己?

穷游的意义在哪里?

穷本身有意义吗?如果有,为什么人们追求财富?

我希望每一个人都思考思考。

然而对我们这些看客而言呢?我这里贴上很久以前所秉承的一段话:

我想,在每个人心里,终究客行到陌生地方是辛苦的。

也许因为辛苦,人们才会有防备和猜疑;也许因为辛苦,想要不虚此行,因此想尽办法去俭省;也许因为辛苦,想要拥有更多,因此才会算计他人;也许因为辛苦,想要拥有更好的姿态,才开始玩弄别人的心。 我希望有人可以体谅他们,同情他们,就像你要坚守的原则一样,要多体谅这些人。如果不这么做,你的条分缕析只会让人觉得你是可怕的陌生人。 应该不容易做到,同时的通融体谅和坚守原则。但你一定能做得到。

这段话是当初我对自己的要求。那个时候我的理想是做一名调查记者。还原事物、关注群体。我把这段话谨记在心,不论面对卑微、低贱、愚昧、狂妄、无耻、贫穷、疾病、罪恶都谨记在心。

“就像你要坚守的原则一样,要多体谅这些人。为人着想也是对自己的救赎。如果不能理解他们,那就没办法理解这个世界。”

我希望每个行者都能得到全身心的、完整的自由。

但自由不是轻松简单的。当我们从母体被诞下、接受照顾、没有奶就会哭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明白,自由是沉重的,需要自己去争取。我们只有变强大,才有资格谈自由。后来我们知道“无所待”才是自由的最高境界。我们知道,应该警惕其他人的帮助和示好,因为“他者即地狱”。

随着高兴胡来并不等于自由,那只是在逃避。只有在超越每个巅峰时,得到解放的人才会获得自由。苦尽甘来才是自由的本质。

去奋斗吧。



@匿名用户

337 人赞同

姑娘,我有一些浅见,提供给你。言虽逆耳,理则利行,望能使你有所裨益。

于理,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身处他乡异地而仰赖陌生人,姑娘,你要替自己的安危着想。他能用钱买你,也能因为“扫兴”,就拿你卖钱。

须知,你把自己处在了一个“价位”,就不能怨人轻佻怠慢了。何况,一个打算拿钱买人的家伙,你指望他有多爱护女人?一路上能有多“体贴”?恐怕,顶多是饲之米面罢了,还要时刻提防他心怀不轨。

万一有事,你辛苦一趟回来了,还敢到处揭自己丑?必然是加以美饰的。那就又要误后来者了。

于情,椿萱恩重未反哺,菽水承欢嗟白头,你就忍心教令尊、令堂担惊受怕?再替他们,替自己留一点尊严吧。

望长远看,安知你不会有儿女下属?这个年月,藏不住事情,一朝掘出了丑迹,你又有何颜面呢?

最后,姑娘,这是我的一点私人建议。

旅行虽是一件小事,却已折射出平日为人的态度举止。我因执教鞭的关系,阅人颇多,尚算了解你们的一些通病和脾性。

谚云“树要皮,人要脸”,你们一定要留心自己当下与将来的名声。要有活在历史中的觉悟,不可贪一时欢愉、误了终身。



@菠菜 淘宝"菠菜五味店"店主

215 人赞同

当然不值得。

但为什么不值得的原因我有点歪,我不认为拿身体换钱,一个愿给一个愿挨是多么大逆不道,如果要怜悯,嫖客和妓女一样应该被怜悯,那些所有只会拿钱讨别人欢心的人都该被怜悯,那些温饱以上后,做事情就只为了钱的所有人都该被怜悯。

我说不值得,是因为我觉得把性爱折成金钱的女孩子,也许还没有体验主导性爱的快乐,这种快乐的程度足以你们曾经迷恋的那些身外之物黯然失色。而这种机会在年轻时候不把握,不经历,不锻炼,也许这辈子就都在性爱里随波逐流,尝不到这种人家至乐之一了(色和食相比,一样开心,还不会发胖。。。)

年轻的女孩子,身体精力充沛,吸引力足够,读大学的时候对于读书这个事情已经驾轻就熟,打工还都比较基础不太费脑,有体力有精力也有大量的脑细胞去寻找周旋勾引喜欢类型的男孩,这么好的福利时间,如果为了什么自驾游,花在和几个几十大几还只能靠花钱撒网陌生女孩子睡觉的劣质男人上,这简直就是捧着金饭碗吃霉饭啊!喜欢的男人看你迷离的眼神媲美天上最美丽的星星,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他的笑。。。牺牲这些去搂一个。。。身边没一个女人看的上他们的男人(如果一个男人也有自信有能力有魅力有性趣,几十年红尘积累,新欢旧爱,他们又忙又挑,不可能饥渴到盲约的),总之陪那种没女人看的上的老家伙们,你失去的机会成本他们就是带你去天堂也补不回来。

一个人,如果老把时间和心思花在做太吃亏的买卖上,多少会对人生乐趣产生怀疑、焦虑甚至耻辱,这种耻辱会让你对自己更不自信,对物质更依赖,对他人更不满。这种耻辱不管你以后去伦敦,还是巴黎,都无法忘却。

由于我们女人摆脱只能靠身体换生存,靠生育换温饱,摆脱频繁怀孕和生产死亡的噩梦时代还不久,所以大部分人还没有完全领悟或者承认女人掌握主导权的性爱美妙,大部分女人还停留在拿性总得换些什么,不是换钱起码也换一个所谓的未来吧。。。这种交换思想会使人放弃主导权,多少人因为对方人好,条件合适,也许能结婚才做爱,而不是因为自己情欲高涨,眼神迷离,为了听到他的喘息,湿润他的身体,同时平复自己内心荡漾而做爱。这种错误的命运不能在轮回了,我们接受教育、认真工作不是为了重复当年小脚老太们的被动人生,生也快乐,日也快乐,从我做起啊。

记得,当你对自己的人生有所信心,又遇见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而他也愿意听你的话,陪在你身边,你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如潮水一样的涌现,你抚摸他的头发,他的皮肤,吸吮他的嘴唇,挑逗他的舌尖,你会犹如站在一页扁舟,湖水荡漾,风起云涌,你手持长杆,平静心情,调动自己的敏感和锐利,你期待喊杀声起,你准备大开杀戒。

寻找那些人。勾引那些人,调戏那些人,睡了那些人,这是美与暴力的一种平衡,这是一场美好的仗。

这场仗,会随着技能的成熟,年龄的增加,精力分配的多元,而渐渐变的平常,年轻时候的热泪盈眶,到了一定年纪,多多少少变成了细水长流。但只有经历了这种美与暴力,我们才会安然接受年纪渐长,心态慈祥,金盆洗手,享受和平。

所以你这个年纪,不要放弃性爱主导权的追求,在学习和打工之余换换脑子,寻找你喜欢的类型的男人,不为金钱,不为将来地推倒他们!这是人生中既美好又激烈的一场战斗机会,如果不善于安排,他会转瞬即逝,如果错失。。。也许你不知道你失去了什么,但你享受和平会比经历过的人困难的多,也会无聊的多。



@Veri 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14 人赞同

女孩子用自己身体换旅行到底值不值?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换成

人用自己的身体换XXX 值不值?

我个人的看法是,除了非常极端的情况,不值。

卖,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让人彻底丧失所有价值的行为。

那么,你会问,出卖劳动力是不是卖?文人写文章换稿费,是不是卖?

既然,这些是卖,那么为什么身体不能卖?性本身不能卖?

我很诚实的说,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在目前的大部分文明体系内,卖身,以及背离原则的卖灵魂,都是非常麻烦的。

这个世界上,有个东西叫,名节。很遗憾,在中国大陆,这个东西,在最近一段时间,不那么重要了,而且,可以用强大的权力去弥补。

但,又很遗憾的是,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时间,不是仅仅停留在最近这么一段时间的中国大陆。

3年前,如果说起通奸两个字,大概所有人都会笑话你。通奸,呵呵,最多是不正当男女关系吧。

但现在,搭上通奸两个字,那可是不祥之兆了。可见即使在中国大陆,很多3-5年前可以无所谓的事情,现在,至少对相当一部分人有所谓了。那么接下去,相当一部分人,会不会扩展成,很大一部分人呢?我不知道。

一个女孩子,25岁前,或才念书,或才工作。家庭普通,甚至贫困,没有钱去去旅游。但,一定要去,然后,用身体换。所谓用身体换,说白了,就是卖淫。

如果这个女孩子,旅行完了,依然过非常普通的日子,旅行的一切让她满足。卖淫过程就像卖掉个闲置用品一样。几年后,结婚,生子,度过漫漫人生。记忆中这一段永远的尘封。

这,当然是一种看起来最无害的结果。

但,如果这个女孩子,旅游,开眼,赞世界之大,之美。继而努力,继而一番作为。

然后,曾经的老王,不经意的发现,这不是10年前,为了车船费给自己口交的小红吗?此时,老王已经退休,日子慌的要命。对性早就没了乐趣。那就写回忆录吧。

或者,给记者爆个料?拿点二锅头的钱?

于是也不知道哪天,某个角落,小红床第之技,出现。好吧,慢慢去擦屁股吧。再怎么擦,业界都知道原来小红曾经卖过。会有危害吗?至少多了份麻烦。人处于小老百姓的时候,什么都无所谓,叫我流氓就流氓咯。但是,做到大中华地区副总的时候,可是连领带的结,到底用什么结合适也要想一想的哦。

假设老王很坏,又是录音,又是录像,甚至偷偷留下DNA,若干年后,小红接到电话,让她听一下当年床第之欢的录音。好吧,到底怎么摆平呢?分股份?找人灭了老王?或者坦诚当年年少无知?

记住,世界没有因为爱因斯坦的去世而停滞。公司可是会为了名节,除掉让自己蒙受损失的员工的哦。

虽然男女问题是私人问题,可是,只要你成为公众人物,甚至成为一个在这个社会上稍微有一点点身份的人,例如公职人员,一个小镇的镇长,一个医院的主任等等。它都会成为一个影响你事业重要因素。

对男人,对女人,都一样。

万恶淫为首,论迹部论心,论心世上无好人。

旅游的目的,是开眼,是提升,是为了更美好的人生。在旅游中,认识,邂逅,爱恋,激情。都没问题。但,如果是卖,或者一夜情,就真的有问题了。前者,可以构成《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另外,性病很多很多,传染病很多很多,病毒性的传染病,有的需要3个月窗口期。不要以为口交就安全,不要以为戴了安全套就没问题。

全世界的人民,为了自由,献出了多少生命?洒了多少鲜血?从美国独立战争,到法兰西革命,到中国近100年的流血、牺牲。换得了近30亿人的人身自由和个体尊严。这种自由与尊严意味着,性行为严格受到你的意志的控制,违背意志的性行为,会受到法律严惩。性行为的重要性,仅次于生命。这也是为什么卖淫不齿,因为它几乎与亵渎生命,亵渎自由无异。

珍惜生命,珍惜我们可以珍惜的尊严、自由。无数的财富、权力说到底,也无非是为捍卫你自己的自由与尊严而已。否则,不过是养一身肉。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贴吧,

发表评论赢取红包!

如果您有交换旅行的信息,

欢迎和小编联系,微信号78179513


Copyright © 广州吃货攻略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