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吃货攻略联盟

北京女子图鉴:那些北漂10年的女孩,现在都怎么样了?

小菩提看世界2022-08-01 07:32:01


小菩提看世界

学点佛,人生也没有很难。

 





最近,《北京女子图鉴》非常火,我们也采访了一些 2008 年来北漂的女孩。


我跟她们聊了聊:一个女生把十年的人生交给北京,会换来什么?


答案是:没有一个人变成当初理想中的自己。


她买了房,而当初喜欢她的男生跟别人结婚了;

她为了喜欢的女生来北京,却差点跟男生结婚;

她拿当年买房的40万去读书了,回来后房子涨到320万。

……


——她们来北京,为了欲望付出代价,曾得到而不满足。


但一路跌跌撞撞之后,她们也都明白了:人生,就是怎么选择都可能会后悔。所以也不需要后悔。


北漂 10 年的女孩们,现在过着什么日子


006 年 9 月:

来北京的第一天,我觉得我一定能成为剧作家


来北京念书,父母没有送,和同学坐一天一夜的慢车硬卧。


下车后上了金杯车。灰头土脸被运到学校附近的旅馆住下了。


去什刹海吃了来北京的第一顿饭:点了京酱肉丝,太甜太难吃了。


然后去买电话卡,第一次发现电话卡还要 50 块钱来买号。不过这个号码我一直用到现在。


好感是北京的秋天真好看,胡同里很安静——这让我感到兴奋,感觉成为剧作家的日子就在眼前了。


第 2 年( 2007 年):

和他认识两周后,他就发现我不好惹


大一暑假,我没回家——来北京一年,已经感受到生存紧迫感。


参加一个职业发展工坊,是在那里认识他的:戴眼镜,皮肤比我还白,一脸聪明样。 


两星期后,有次去北大卖书,《火烈鸟的故事》。我和他们组PK,我拖着两个不干活的公子哥大获全胜。


他说:我就看到小籽,上去就一本,上去就一本,我就撤了。那还是我的地盘呢。


在这之后我们成了土豆粉好搭档。簋街和知春路的土豆粉每一家我们都如数家珍。


有次吃着土豆粉,我和他说,我要在北京买房。他很吃惊,你想得这么远?


我点点头,接着这个话题迅速被他岔过去了。


第 7 年(2012年):

情人节在金鼎轩吃着肠粉,和他说我真的要买房了


他 2012 年第一次回国是 2 月 13 日,那天闺蜜带给我一盒费列罗,说是他去了趟她们单位,托她捎给我的。


第二天我和他去簋街金鼎轩吃饭,他一身西装穿双运动鞋,跟恶狼一样把所有味道的肠粉点了个遍。


接着说了半小时他对自己 3 年后的规划。接着他问我:


——你会愿意去国外生活吗?

——跟谁生活啊?跟你吗?

——……

——没想过,我快在北京买房了。


1 年之后他就结婚了。


第 12 年(2017年):

圣诞节他在朋友圈晒娃,我羡慕又失落


平安夜又是 1 点下班:回到家一不小心脚踹到凳子,很疼,对着凳子大骂了 5 分钟,然后蹲地板上大哭。


半年来手上的项目很不顺,上面对我有怀疑,12月我的团队被集体解散,我完全被架空。


打开朋友圈,看到他在朋友圈晒娃,屋子里有棵歪了的圣诞树,照片看起来暖洋洋的。


羡慕又失落:奋斗了半天,我不就是想要他这样的生活吗?


我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16 年底我搬进了第二套房子,总价大概 500 万。


但我到现在都没有谈过一场恋爱。


上学时想的都是拿到最高分;工作后就是没日没夜赚钱——我再也没看过北京的秋天了。


去年下半年是我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但和身边的同龄女朋友说起来,大家却都说:没什么是不能失去的,熬一熬就出头了。


我真觉得大家越来越冷血了。


我现在有些迷糊:要强这件事,到底界限在那里?


如果我当初答应他去试一试,事情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刚来北京,我看到了奥运开幕式的大脚印向我走来


那年我 22 岁,我爸朋友介绍我来北京工作。


工作地点在上地,那现在 IT 公司扎堆,当时还是城中村。


从北京西站下车坐 982 路,一路越走越荒凉,差点就打退堂鼓了。


临近中午,买了块曾经风靡一时的天价切糕,一点点花了我三十多块。


8 月 8 日那天晚上,我在清河的三叔家看开幕式。


清河跟鸟巢不算特别远,我三叔开着车带着我们,奔到家附近一个高处:能模糊看到那个大脚印在远处亮起来。


第 2 年(2009年):
为了给主任买“恐龙蛋”,半个办公室都出动了


第二份工作,进了个事业单位。


某天午休,主任的助理和我们提了一嘴:主任想吃恐龙蛋。


我的直接领导马上放下工作出门了。半小时后她回来了,说附近的恐龙蛋都卖光了,心急火燎地问我们怎么办。


一个下午办公室空了一小半,都去找恐龙蛋了。


最后是我领导的老公在单位附近找到,坐地铁送来的。


买回来我才知道恐龙蛋是好利来的一种蛋糕。1 点想吃的恐龙蛋到 7 点才吃到,我猜主任也不是很高兴。


事业单位还是挺不可思议的。


第 9 年(2016 年):
离职长谈,老板说在职硕士毕业论文写好了可以给他看看


我提离职时老板刚好在国外,他回复我的邮件里说,“让我考虑考虑。”


回国三四天之后,某天下午他让我和他聊聊。


他试图搞清楚我为什么走,是不是和钱有关,以及不断和我说这不明智。一聊就是 3 小时,抽完了半条烟。


我不怎么说话,低着头听。


最后他问我:


——你的在职论文写完了吗?写完给我看看,我帮你改改。

——嗯,好。


我在老板租的居民楼里办公了 6 年:过节就大家包饺子做菜,老板的弟弟还常给我们做臊子面吃。我喜欢这种一家人的感觉。


但 30 岁是个坎儿。到了这个年纪你会控制不住去想:再不出去看看真的来不及了。


我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刚出来时创业失败,经历了超级低谷。今年 1 月我换了新工作,心态慢慢调整过来了——老公给了我很大支持。


身处北京,特别容易接触新鲜的东西,心里会被激发出无数期盼和梦想。


这些梦想,北京有时会慷慨给你机会,有时也要有极强的抗挫力。


这不是一个想随波逐流就能随波逐流的地方。


我不一定再有机会做第二次事业换轨了。


但也幸好我没离开北京,让我一把年纪了还是没想停下来。




来北京的第一天,北京怎么这么漂亮这么大

 

没考上大学,但还是想见见世面。

 

第一次听到北京话,“我的天哪这舌头卷的”。每次坐车都要竖起耳朵来听,怕听不清坐过了地方。


在小屋子里安顿下来,收拾好了就去天安门广场附近转。

 

到了傍晚,我坐在君悦酒店那的台阶上看,觉得北京好美,怎么这么漂亮这么大。

 

但突然失落,没人分享。要是姐姐或妈妈在就好了,就可以告诉她。

 

第 2 年( 2008 年 ):

我靠 600 块生活费撑了 3 个月

 

那会儿毛戈平、李东田的化妆学校特别火,说学 3 个月就可以推荐工作,我就去了。

 

交了 3800 块学费,900 块床位费。剩下三个月,得靠 600 块撑过去。

 

钱不够用,但心情很好。住在东四十条一个小巷子里,每间宿舍都是上下铺,4-6个人。朋友每天都乐呵呵的,四川的大姐,东北的小妹儿。


最穷的时候,一块钱四个花卷,加点酱豆腐,就能吃一天。


学完后在美容院工作,一个月1500,包吃包住,睡在美容院的美容床上。


一个玻璃门加一个铁链锁着。屋里摆了两个模特,身上有纱布的装饰,特诡异。

 

当时完全不觉得苦,特别有盼头。觉得我能有东西吃,就能在北京待下去,能扎根。

 

小孩子真的有种生命力。

 

第 3 年(2009年):

家人敦促我买第二套房好做嫁妆,但我不甘心守着小铺过一辈子


那时北京的市场里有很多小格子间,四五平米一个。


我卖衣服和小饰品,自己挑货进货。赶上奥运会客人特别多,卖得挺好。


两年下来赚了十五六万,凑一凑正好够在酒仙桥买套房。


09 年的价格是 8000 左右。 90 平,80 多万,首付 24 万,贷款每个月还 5100。

 

家里听说我在北京买房了,很兴奋,督促我买第二套房——当时去看了劲松的一套,也 80 万左右。


可听家人说北京两套房是很丰厚的嫁妆,再过几年可以找个好婆家,真的很反感:


我才 20 岁,每天守着小格子等结婚,太不甘心了。

 

2011 年,我揣着 40 万去东京念书,服装设计。一直对没上大学这件事有遗憾。

 

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有几套房子,也换不来生活的价值。

 

我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念书这 4 年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


就像山本耀司说:“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你需要撞上什么东西,然后反弹回来,你才能看见自己,认识自己。

 

虽然我可能错过了一辈子不愁钱花的机会:劲松那的房子涨到 320 万了。


但比起 10 年前,现在我脑子清醒太多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虽然没有抓住北京给我的财务自由机会。但是没有北京,我根本不可能发现我自己。

 

北京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精神上完整的人。


Copyright © 广州吃货攻略联盟@2017